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归途

作品:谍影仙途|作者:爱打球的毛毛|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25 21:04:37|下载:谍影仙途TXT下载
  深秋九月,黄叶飘零。

  冷风如刀,吹尽众生蝇营狗苟。

  一辆拉着柴草的驴车自北而来,碾在落满枝叶的地上,发出吱吱的声响。

  赶车的老汉扬起手中的皮鞭,不时抽打在驴臀上。

  驴车后面柴草上躺着的陆洲打了一个哈欠,双手负在脑后,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耳中听着皮鞭抽打的声响,心里默默的数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下……”

  这段路程实在太长太无趣,陆洲躺在驴车的后面也太过无聊,但他知道,这是他回到沈州城之前最后的闲暇时光。

  “陆先生,傍晚之前我们能到沈州城。”

  “好。”

  “陆先生,前两日出关的时候,我瞧见您递给北蛮守军的手令,似乎是凌云阁的牌子,凌云阁的修士不是都有神通吗?为何你不用神通赶路,非要坐老汉的驴车啊?”

  “因为我得让沈洲城里的人知道,我回来了。”

  “沈洲城有人等?”

  “我回来了就有……沈洲现在已经是朔国的城池,老先生再叫北蛮就不合适了。”

  “哎呀,陆先生,我这说习惯了,您可别见怪。”

  “没关系,我休息一会,到了沈洲你叫我。”

  陆洲说完闭上了眼睛,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刚刚数到哪儿了?

  ……

  “陆洲,你放我一马,我保证重新做人。”

  “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你也杀了人,咱俩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你的手上也沾了血,就算你重新回到警局,也要被法官审判,咱俩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那么脏。”

  “我以为你能放过我,我受够了卧底的日子,你也是做卧底的,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给我个机会?”

  “怎么给?”

  “让我离开,重新做人。”

  “在监狱里一样可以重新做人。”

  “那就是没得聊了?”

  “你可以和法官聊。”

  “要我死?咱俩兄弟一场,要死总要死在一起,桀桀……”

  轰!

  陆洲睁开了眼睛,看着天上昏沉的日光,身下依然是驴车的柴草,耳边能够听到老汉皮鞭抽打的声音。

  他长长出了口气,

  这么多年他总结出上一世被炸死的教训,就是……

  不够谨慎啊!

  他的眼睛是年轻人的眼睛,眼角没有一丝皱纹,眉宇轩昂的面孔勾勒的棱角分明,只是目光中蓄满了和年纪不符的忧患。

  赶车的老汉吆喝一声,勒住驴车。

  “陆先生,前面就是沈洲城。”

  陆洲眼神一变,恢复年轻人的散漫,从车上跳了下来,将系在腰上的钱袋扔了过去。

  “这,这太多了。”

  “这一路山高路远,麻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

  老汉怯懦的收下钱袋,一脸的诚惶诚恐。

  不远处的沈洲城日落黄昏,依稀听到的熙攘声音就像三十年前离开时那样繁华依旧,走的近些可以看见朔国的兵士手持明晃晃的刀戟,兵士的肃杀之气与城内的歌舞升平就像两条不相干的沟渠最终汇合在一起。

  见到陆洲渐行渐远,身后的老汉佝偻的腰背缓缓挺直,苍老的手指虚空划动,一只泛着幽冥绿光的纸鹤出现在他的手上。

  “陆洲,原沈洲清溪书院门下,叛出师门后拜入凌云阁千翠峰,修行迄今七十余年,结丹境修为,入沈洲目的不详。”

  老汉手指疾书,一段关于陆洲的信息被录入纸鹤,顷刻之间,纸鹤消失在茫茫暮色之中。

  陆洲走到沈洲城门口,回头看了看,眼眸中一片澄明。

  如果这样就被试出深浅,那他就不会回来了?

  老汉接住钱袋的时候,并没有去看钱袋里银子的数量,虽然表情演的很到位,但是在精通微表情犯罪心理学的陆洲眼里,到处都是破绽。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

  千牛卫?

  绣衣史?

  还是,茶司?

  才刚回来就遇到这种盘查,看来沈洲城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风平浪静。

  进入沈洲城,城内见不到飘零的黄叶。

  陆洲先找了个客栈住下。

  然后,他看了看落日,时间尚早。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位于城南的清溪书院,自从十年前朔国拿下了沈洲城,清溪书院已经变得门可罗雀,书院门前虽然没有杂草丛生,但是破旧的门橼依然能够看出这里的衰败。

  城里的人都想往南方逃,谁还有心思读书修炼。

  清溪书院是沈洲城里的一个小修真门派,以儒入道自成一派,这个世界像这样的小门小派多如繁星,无论掌控天下的是北蛮朔国,还是南朝周国,这些门派都在,只不过换了一种生存方式。

  陆洲站在院子里,屋内传来李慕儒传经讲道的声音,和三十年前一模一样。

  讲经的声音戛然而止。

  房门打开,李慕儒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四个弟子和他的女儿李芷兰,李芷兰看见院子里站的陆洲眼睛里露出一抹惊愕,惊愕之后便是担忧涌了上来。

  “陆洲,你还有脸回来!”弟子中走出一人大声怒斥。

  这人叫黄达成,满面虬髭,目光就如鸷鹰般锐利。

  “欺师灭祖的家伙,躲了这么多年,终于敢回来了。”

  “听说你去了凌云阁,现在成了北蛮的走狗了?”

  “无耻之徒,卖祖求荣!”

  曾经的师兄弟你一言我一语,似乎是想用唾沫将陆洲给淹死,只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动手。

  当年的陆洲就是清溪书院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三十年过去了,谁知道他现在又是什么修为?

  李芷兰在一旁不安的搓着衣角,但是她的父亲没有开口之前,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慕儒看着陆洲,目光冰冷。

  陆洲看着李慕儒,神情淡然。

  终于,李慕儒开口了。

  “当年,我废了你的修为,没想到你竟然逃到了凌云阁,现在看来,在凌云阁的道观里,你也没修炼出什么成绩。”

  周围的弟子这才知道陆洲已经被废过一次修为,想想前一刻各自只敢口喷的模样,不由有几分害臊。

  陆洲一脸淡然。

  “有凌云阁的身份就够了。”

  “仗着凌云阁的势利,你觉得自己可以站得住脚吗,北蛮更讲究实力,结丹境的修为只怕做鹰爪都费力,你还是滚回你的道观继续修炼吧。”

  “我来,不是跟您讨论修为。”

  “那你来做什么?”

  “告诉您,我回来了。”

  “就凭你现在结丹境的修为,还威胁不了老夫。”

  “如果,我进了督府呢?”

  说完,陆洲笑了笑,转身离开,走的很慢,但绝不停顿,虽然听到身后那些曾经的师兄弟犬吠一般的要教训自己,但是他知道,没人敢出手。

  因为他现在是凌云阁的弟子,沈洲城现在是北蛮朔国的领土,没人敢对朔国第一宗门的弟子动手,更没人敢对一个即将进入督府任职的官员动手。

  风停了,陆洲却觉得更冷了几分。

  回到客栈,他让小二拿了壶酒,先用银针试了试,然后又服下一枚解毒丹,才在院子里自饮自酌起来。

  喝到一半,院子里走进来一个少女,穿着淡绿衫子,从院门口快步而进,但见她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

  正是半晌之前在清溪书院见到的师妹李芷兰。

  “你来了。”

  李芷兰没有出声,只是看着他。

  陆洲笑道:“不用这么盯着我看,我面皮薄的很,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李芷兰依旧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不见,师妹聋了?”

  李芷兰脸色微红,气恼的瞪了陆洲一眼。

  陆洲笑道:“原来没聋,要不要坐下来喝两杯,有些话现在不好意思说,喝完酒之后说的比谁都快。”

  李芷兰道:“我不喝酒。”

  陆洲眼睛微眯,连眼角的皱纹都有了笑意:“不喝酒你会专程跑来找我?你别说你不是为了我才从城南跑到城北,师妹,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用对我念念不忘,你是个好女人,有更好的等着你。”

  “我只是想来问你,你真的要给北蛮人做鹰爪?”

  “师妹,别说的这么难听,怎么能叫鹰爪呢,良禽择木而栖,审时度势是一个修士应该具备的自我修养,再说当初是李慕儒逐我出的师门,我还有的选择吗?”

  “我爹他……”

  “那是你爹,不是我爹,酒还喝吗?”

  “不喝。”

  “那好,咱们回房间吧。”

  “回房间?”

  “春宵一刻值千金。”

  “……”

  李芷兰不喝酒,自然也不会跟陆洲回房间,只是她很失望,曾经自己眼中倾慕的大师兄,如今竟然变成了这种只知道趋利附势的人。

  陆洲拿起酒壶,倒出最后一滴酒,晃了晃,眼眸中的笑意也被晃没了。

  师傅说的滚回道观,应该指的是……

  沈洲城那座废弃的清虚观吧?